杜聰明
江文也
施乾
汪天生
黃東茂
馬偕博士
鄭水龍
雷俊臣
洪烏靖
洪開源
洪以南
周炳銘
李貽和
李奎壁
李贊生
李文珪
鄭水梯
陳邦超
施坤山
許 丙
盧阿山
陳敬輝
莊武男
李永沱
張鑽傳
黃炎生
楊根旺
楊峻德
黃謙光
曾石岳
陳樹木
謝德錫
杜家齊
陳根旺
麥春福
涂阿玉
陳金獅
戴寶村
 
莊武男
莊武男,字文星,民國 31 年 1 月 27 日 生,世居臺北縣淡水鎮。家中歷代務農,自小家境清苦,課餘時必須幫忙家中農務,加上學校老師管教嚴格,因此不喜歡讀書,但對畫畫有份狂熱。因為家中無錢買紙,為了可以取得圖畫紙,他於是藉由幫同學畫美勞作業,來交換圖畫紙的,便可見他對繪畫的興趣與資質。

16 歲時前往新莊,拜艋舺名師洪寶真先生為師,學習廟宇彩繪技藝,至 46 歲退休,作品遍及全臺,連金門與泰國的廟宇都有他的畫作。阿男師靠著自身的對繪畫的熱忱,及吃苦耐勞與不服輸的精神,因而創造了後來的成就。

彩繪傳承特別重視師徒制,且訓練嚴格,因此在三年四個月的學習過程是非常艱辛的。跟隨師傅洪寶真習藝期間,阿男師自修並「勤看、勤問、勤畫」的努力下,讓洪寶真師父注意到他的天份與認真,而將真功夫傳與莊武男。並在因緣際會下,得見新竹名師李金泉與台南名師陳玉峰之作品。李金泉之徒傅定英師傅,更是常與洪寶真搭配的「拿筆師傅」,因見阿男師勤學且資質佳,即常加以指導,對阿男師的彩繪技法增進大有幫助。

阿男師在師傅洪寶真過世後,即開始獨立作業。為了建立個人名聲,不放棄參與任何一處的興建或整修的機會,在歷經多次對場實作的歷練後,獲得各方佳評也建立了阿男師在彩繪界聲譽。

民國 51 年參與淡水祖師廟工程,此廟為廖石成大木匠師設計,石匠師為大稻埕的張木成,木雕師是板橋的黃龜理,匯集當時北台灣最優秀匠師群。淡水祖師廟的前殿是由洪寶真之子洪詩榮主繪,並沿用其父之畫稿,可窺見洪寶真的個人之彩繪風格。當時祖師廟的門神為莊武男所繪,現今被新設的立體浮雕門神所覆蓋,已不見當時作品。

阿男師也收徒弟並建立自己的班底,傳徒技藝必從基礎培養,期能獲得最紮實的功夫。但近年來願意從學徒起步並經三年四個月歷練的年輕人已難尋,且原有徒弟們也各自立門戶,故廟宇彩繪工程己多年未實際參與。但因阿男師對傳統藝術的熱忱不滅,進而轉對古董與民俗藝品的收集,並成立「滬尾文物展示中心」、「滬尾文物學會」及「臺北縣民俗文物學會」並擔任該會第一任會長,對淡水地方上的文化藝術推廣教育盡心盡力。

對場常勝軍
廟宇修建的彩繪工程中常有「對場」的施作模式,主要目的是要讓優秀的彩繪畫師相互較勁。廟方會先將彩繪工程區分成前後或左右兩部份,分別發包給不同的彩繪畫師承接,並規定在一定的預算與工期內完成彩繪工程。「對場」開工後會利用帆布區隔雙方,彩繪畫師在無法預期對方作品的品質高低時,大多會奮力的展現個人最佳的畫工與巧思。彩繪畫師們在「拼頭路」與「拼面子」的雙重壓力中創作,常常不顧日夜地施作並表現出所累積的最佳實力,讓廟方在最合理的成本中獲得最佳的彩繪成果。

願意承接「對場」的彩繪畫師大都是非常優秀的一時之選,「對場」較量結果有輸有贏,大多是廟方禮聘地方士紳評比。拆開分隔布幕時的那一刻,總吸引許多的地方信眾前往觀賞,常見一群人左殿右殿跑來跑去的指指點點,總想看出個所以然,這方用色好那方構圖佳的計較著誰的眼光好。說著這方畫的龍活靈活現,那方垛仁畫得教義深遠,常常是最後比得互有高低,各有擁護者的不分軒至。「對場」的結果常常可以讓廟方贏得裡子,彩繪畫師贏得面子。

阿男師在學徒期間就開始參與「對場」的較勁,從最小但最能展現彩繪畫師精彩實力的「門神對場」開始到「前殿對場」,互有輸贏,從對場的較量中學習到更扎實的畫功。民國 56 年在台北保安宮後殿、民國 59 年金山媽祖廟、民國 60 年松山媽祖廟中殿後殿皆是與許連成的對場,和民國 63 年在關渡宮與卓福田的對場等,都是當時台北地區彩繪界令人津津樂道的大事。雙方都是當時非常優秀的畫師,在對場較量時無不拿出看家本領的相互比劃,雖然時至今日許多作品因廟宇整修後已不復見,但尚可想像當時對場的作品一定是非常地優秀。

初見莊武男先生,馬上就知道他是一個很親切的藝術家,他的藝術品味表現在他的作品、工廠和家中陳設上,而不是在言行舉止的距離上。那天找到他家已經遲到,卻還是忍不住流連於他家門口那些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石雕與裝飾,一個菜堂開飯時用的打板和木槌,更是古拙可愛的讓人忍不住舉起相機。

彩繪師父與古董

  莊武男先生是淡水有名的廟宇彩繪藝師,從小就住在淡水,『淡水的廟大部份都是我蓋的』親切的笑容下掩不住豪氣萬千。他從年輕時就喜歡蒐集古董,閒時玩賞,後來幫朋友背書被倒了四百多萬(現在的六千多萬)才開始做古董買賣,現在他的屋子裡滿是令人目不暇給的各方古董,還有很多廢廟的壁飾或門版,經過他的巧手加工,一變成為雅致的屏風,『這是廢物利用』莊先生給它安了一個謙遜有趣的形容。

石雕

  坐上莊先生的車九灣十八拐的,在逼近暈車臨界點時到達他的老家,也就是現在的石雕工廠。門一開,映入眼前的畫面讓人忍不住小小吸了一口氣:台灣的獅子、大陸的獅子、明陵前的人像,神態不同的石馬、小土地公廟、仙鹿甚至接近現代藝術的少女頭,大大小小、疏疏密密的錯落在藍天綠地下。莊先生指著棚內斷了頭的一匹石馬,告訴我他常在旅遊大陸時忍不住購買這些有趣卻殘缺的石雕,運回台灣,運用他的想像力與技藝再予以還原。

一個石雕的夢

  「錦繡莊」是另一個醞釀中的夢想,一條蜿蜒的山泉讓莊先生認定了這裡就是石雕公園的最佳位置,夏天時大人小孩一起戲水同樂的景象不難想像,而交通、排水也都在他多年從事實務工作的經驗中一一被仔細考慮。滿山的含笑、茶花與開的正豔的繁星花吸引了蝴蝶翩翩飛舞,等距種植的桂花則是以後一個個園遊會攤位最自然的標誌。往山上走,石亭、石洞建構了整個石雕公園,『這可是全台灣最大的石亭』莊先生欣喜於克服了技術上的困難。問起石雕公園幾時開幕,莊先生笑得歡暢『這就交給年輕人啦』

  下山的路上問起了石雕技藝的傳承,石雕是一項租重的技藝,目前沒有女生學,而且為了吹走石削,再冷的天也要吹電扇。莊先生無奈的說,『無人要學習石雕啦』,而請他到藝術學院當講師,是政府講了二十年的承諾,卻遲遲沒有實踐,『算了啦』莊先生依然笑得爽朗,接著便談起了他近來爬山的趣事。

  告別了莊先生,不自覺的思索他笑容下的生命情態,我們常在擁抱理想時不自覺的抱怨起整個大環境的窒礙難行,不是背負了太多悲情的憤怒,就是消極的不知為何而戰退隱。也有這樣一種人,像莊武男先生,微笑著讓理想緊跟在行動之後………
陳麗鶯攝影
陳麗鶯攝影
陳麗鶯攝影
 
 
生命輪祀 文化新獻
地址:台灣台北淡水三芝
電話:facebook.com/918org/?tn-str=k*F 傳真:02-26299829 E-Mail:a0919083124@yahoo.com.tw
八庄大道公文史工作會製作 
歡迎各界大德蒞臨淡水三芝九庄輪祀保生大帝 
網頁設計|網路開店|